乔碧萝首次露脸:今日财经TOP10|11月新增人民币贷款1.39万亿M2增8.2%

发布时间:2019年12月13日 11:37 编辑:丁琼
“三鹿毒奶粉”事件过去6年,当年被免职的3名石家庄市领导——时任市委书记吴显国、市长冀纯堂、副市长张发旺,如今已悉数复出。媒体梳理2008年来引起舆论关注的52起官员免职案例,发现40名因突发事件被免职的官员中半数均已复出,起复相隔时间多则一年以上,短则半年左右。 官员因突发事件或其他公共舆论事件被免职,一段时间后复出任职,很容易被认为当初免职只是为应付舆论,官员只是避一下风头,所以能很快东山再起,好官照当不误。人们对免职官员频频复出很有意见,一方面是出于朴素的义愤,认为有关方面一会儿将官员免职,一会儿安排他复出,全无惩戒处理的意味,简直形同儿戏。另一方面,不少人对有关官员免职的制度和规定不甚了解,以为免职是对官员多么严重的处理,以为官员被免职后复出是一件天大的难事,于是每次读到免职官员复出的新闻,就气不打一处来。 突发事件或其他公共舆论事件发生后,有关方面迅速对某些官员作出免职处理,的确有回应公众吁请、缓解舆论压力的考虑。正因为将官员免职首先是为了应付舆论,而不是为了对违规违纪或怠惰失职的官员进行惩戒,有关方面才会充分发挥“免职”这一特殊处理措施的特殊作用,为事后官员复出埋下伏笔。 这里面的玄机在于,《关于实行党政领导干部问责的暂行规定 》(简称《问责规定》)2009年7月正式实施之前,免职既不是对官员的一种处分形式,也不是对官员的一种问责形式。有关方面为应付舆论将某官员免职,让人误以为该官员受到了“严厉处分”,不久该官员复出任职引发舆论质疑,有关方面则可以辩称,当初对该官员免职并不是问责或处分,而是正常的工作调整,其“复出”不受级别和时间的限制。如此“赖账”虽然会引发公众更大的质疑,但毕竟官员已经复出,生米煮成了熟饭,你能奈他何? 2009年7月《问责规定》正式实施,免职与责令公开道歉、停职检查、引咎辞职、责令辞职并列,组成对党政官员问责的制度体系。规定明确,官员受到问责后,取消当年年度考核评优和评选各类先进的资格,其中引咎辞职、责令辞职、免职的官员,一年内不得重新担任与其原任职务相当的领导职务。这样,突发事件或其他公共舆论事件发生后,如果对官员作出免职处理,就是一种明确的问责措施,事后,有关方面再也不能“耍赖”说这是正常工作调整。然而,官员以被免职的形式受到问责处理,其代价不过就是取消评优评先进、一年内不得担任原级职务,一年后仍可堂而皇之复出任职,谁能奈他何? 无论是有关方面玩“以免职代替处分”的把戏,还是让官员先免职再“依法复出”,都会给人以“高高举起,轻轻放下”的印象,势必有损干部管理制度的严肃性,有损政府的权威性与公信力。当前,亟须全面整合《问责规定》、《党纪处分条例》、《公务员法》等党纪国法条规,尽量少用引咎辞职、责令辞职、免职等“软性问责”形式,更多地采用记过、降级、撤职乃至开除公职等处分手段,切实抬高官员复出任职的门槛,强化官员责任追究制度的教育惩戒作用。尹大力(北京)格陵兰岛冰层消融

“我很高兴梁冬能够加入百度,他对大众品牌市场理解的深刻程度是极其少见的,他对正在转型期的中国人群价值趋向有深入而明晰的洞察。并在移动通讯、互联网的品牌塑造﹔音乐、电影及出版方面都具有充分的专业知识和经验。”百度 CEO 李彦宏说,“一直以来,百度都致力于研发并应用更便捷的信息获取方式,消解信息在人群之中的不对等状况。我们相信,科技的发展,可以促进人性的提升和人类的平等。正是基于这种对人的关注,使我们有理由相信,邀请梁冬先生的加入,是一个有很意义的决定。”携号转网

值得注意的是,开展本次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早在今年4月19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就已作出决定,要求全党自上而下分批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。同时要求中央政治局带头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。在北京观察家看来,这是新一届领导集体履新以来打出的“组合拳”,与中国梦、八项规定等宣示一脉相承。欧冠

中新社海口8月14日电 (记者 王子谦)“落实《南海各方行为宣言》精神,构建南海区域合作机制国际研讨会”14日在海口召开,与会学者着重探讨如何在南海问题持续升温的背景下加强南海合作。 为期两天的会议将围绕“保护南海生物资源:问题、挑战与实践”、“养护海洋生物资源多样性:国际经验与实践”、“构建南海海洋环境保护与合作机制”、“打击海上犯罪合作机制”、“落实《宣言》:现状与困难”以及“南海问题的中国—东盟关系”等议题展开深入研讨。 中国南海研究院院长吴士存在主旨发言中指出,鉴于近年来南海问题的持续升温和地区局势的复杂化,《宣言》所倡导的合作原则及共同合作的氛围受到不利影响,南海合作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。他认为,南海各方需加强对话交流,寻找和扩大共识,通过合作增进互信,为南海和平与发展努力。 吴士存认为,目前南海合作的首要任务是落实《宣言》共识与精神,着力提升有关各方合作意愿,继续夯实南海合作基础。他就如何加强南海合作和海上合作机制建设提出四点看法:一、南海周边各国应加强海上合作对话协商,增进彼此互信与合作意愿,增加各方利益交汇点;二、南海合作是一项系统工作,有关各方宜遵循“先易后难、循序渐近”的原则,逐步推进深化南海海上合作;三、各方应以《宣言》为框架,借鉴学习国际海上合作成功经验,推动建立南海海上合作机制;四、共同献计献策,有效利用现有资金平台,构建促进南海长期合作资金保障机制。 会议由中国南海研究院主办,来自中国、印尼、越南、菲律宾、马来西亚、新加坡、美国、英国、澳大利亚及台湾等国家和地区的涉海部门官员与专家学者40余人参加会议。(完)金秀贤将成立公司

责任编辑:丁琼

热图点击